從科技發展趨勢分析美國為什么一定要遏制華為

來源:劉鋒的未來課堂    關鍵詞:華為造芯, 芯片, 華為手機,    發布時間:2019-05-23

設置字體:

轉自:劉鋒的未來課堂, 作者:《互聯網進化論》作者 ,劉鋒

 

 

前言:某種意義,21世紀國家間科技競爭的焦點就在于對互聯網這個”類腦巨系統”的控制和利用。互聯網有四個重要的戰略核心,1.通訊系統--互聯網神經纖維 2.芯片--智能設備心臟 3,操作系統-智能設備的靈魂,3,社交網絡---互聯網神經元網絡,美國和中國在這四個領域的比分總體是3:1,美國目前針對的正是中國的那個1。

2019年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宣布因為國家經濟緊急狀態,禁止企業使用被視為對國家安全造成風險的外國制造設備。同時,該命令指示美國商務部在未來150天內制定法規和計劃。并且,美國商務部聲明,將把華為及70個附屬公司增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

這是近年來美國在世界各國大力推動限制華為的情況下,對華為進行的一次全面升級封鎖行動,為什么美國要堅決對華為采取行動,除了表面上的理由之外,如果從互聯網的誕生和發展看,美國對華為的限制有更深層次的戰略目的。

今天我們很多人大概忘記互聯網誕生并不是商業和生活的助手,而是具有很強軍事屬性的項目,互聯網可以說是美蘇冷戰的產物。世界范圍,20世紀60年代都是一個很特殊的時代。那個時期,古巴核導彈危機發生,美國和原蘇聯之間的冷戰狀態隨之升溫,核毀滅的威脅成了人們日常生活的話題。

美國國防部認為,如果僅有一個集中的軍事指揮中心,萬一這個中心被原蘇聯的核武器摧毀,全國的軍事指揮將處于癱瘓狀態,后果將不堪設想,因此有必要設計一個分散的指揮系統,當部分指揮節點被摧毀后其它節點仍能正常工作,而且可以繼續進行通訊聯絡。1969年,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管理局開始建立一個命名為ARPAnet的網絡,把美國的幾個軍事及研究用電腦主機聯接起來。這就是互聯網的起點。

互聯網產生之初,大部分聯網的計算機相互之間并不兼容。在一臺計算機上完成的工作,很難拿到另一臺計算機上去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在美國國防部的推動下,美國科學家羅伯特?卡恩邀請請文頓?瑟夫一起考慮這個協議的各個細節。1974年,他們共同開發了互聯網核心技術--TCP/IP協議,這個相當與互聯網世界計算機的”世界語言”。

1984年,美國國防部將TCP/IP作為所有計算機網絡的標準。TCP/IP協議作為互聯網上所有主機間的共同協議,從此以后被作為一種必須遵守的規則被肯定和應用。1985年,互聯網架構理事會舉行了一個有250家廠商代表參加的工作會議,幫助協議的推廣并且引領它日漸增長的商業應用。

同樣在這一年,1984年12月,思科系統公司在美國成立,創始人是斯坦福大學的一對教師夫婦:計算機系的計算機中心主任萊昂納德·波薩克和商學院的計算機中心主任桑蒂·勒納。夫婦二人設計了叫做“多協議路由器”的聯網設備,用于斯坦福校園網絡,將校園內不兼容的計算機局域網整合在一起,形成一個統一的網絡。

思科的設備被認為是聯網時代真正到來的標志。思科曾經一直是核心路由和交換市場的霸主,占有全球核心路由器市場近八成份額,一家獨大。最巔峰時期,思科市值甚至超過5000億美元。并沒有直接證據表明思科是美國軍事部門支持下成立的商業機構,但是路由器卻是互聯網底層數據傳輸的必要通路,在互聯網世界中是最重要的四個戰略核心焦點之一。另外三個分別是芯片、操作系統和社交網絡。

1987年,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創立華為公司,應該說華為在1987年誕生之后的相當一段時間里都是思科的跟隨者,但經過超過30年的發展,華為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差異之路,并在一些關鍵領域取得領先地位,這其中有三個重要的節點表現出華為的執行力和戰略前瞻性。正是這種特質使得華為在互聯網中占據了重要的戰略位置,這個三個重要節點分別是:

第一個節點是2018年,據研究公司IHS Marki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華為在2017年擊敗了愛立信,成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制造商。除此之外,華為在5G領域也占據了有利的競爭位置,華為主推的Polar碼成為控制信道的編碼方案。

第二個節點2003年華為成立手機業務部,開始把觸角拓展到移動智能手機領域,到2018年7月,華為手機發貨量已突破一億臺,與蘋果、三星成為世界智能手機市場第一陣營的代表。

第三個節點是2017年以來,華為明確了公有云戰略,并在2018年6月華為云活動上,宣布推出華為云EI智能體,這說明與思科、愛立信相比, 華為已經從單純的互聯網通訊領域競爭,轉向到互聯網生態的全面競爭。

2008年以來,我們提出互聯網在經歷了40年到50年的發展,正在從最初的網狀架構,發展成“大腦模型”,包括社交網絡,3G,5G,物理網,云計算,大數據,工業互聯網,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的爆發都是這個類腦智能巨系統發育過程中的產物。

某種意義,21世紀國家間科技競爭的焦點就在于對互聯網大腦這個”巨系統”的控制和利用。我們在前文中提到,對于”互聯網大腦”這個21世紀的新產物,有三個重要的戰略核心,第一個是互聯網的通訊系統,也就是互聯網大腦的神經纖維,這是所有信息必須通過的底層關鍵部位。第二個是互聯網設備的心臟,芯片,這是所有聯網智能設備能夠激活運轉的硬件核心。第三個是操作系統,這是智能設備能夠激活運轉的軟件核心;第四個是社交網絡,這是互聯網大腦的神經元網絡,負責鏈接和交互人,物和各種系統。

目前看,美國和中國在這四個重要戰略核心上的比分是3:1,在第四核心社交網絡上,美國通過Facebook,Twitter占優,在第三核心操作系統上,通過微軟、安卓占據壟斷位置;在第二核心芯片上通過英特爾,AMD,高通等占有巨大優勢 ,但在第一核心上,美國的思科等企業確落后于中國的華為等。而這原本是美國建立互聯網最初的根據地。無論是美國的棱鏡計劃,還是啟動經濟緊急狀態,都表明美國并沒有放棄在這個領域的競爭。

2019年5月16日,德國《每日鏡報》刊發文章報道:經過多年審查,英國政府、德國聯邦信息安全辦公室及歐盟委員會等機構并沒有發現華為存在明顯“后門”。但美國思科設備卻經常能發現這些安全漏洞,從2013年至今,已經發現了10起(“后門”事件)。

文章還提到,德國聯邦網絡局局長約亨·霍曼(Jochen Homann)強調說,同樣的規定應該適用于所有人,“不論公司叫什么”。他還表示,在未來5G建設中,各國必須與(立場)中立的網絡安全專家進行安全問題討論,不要將其濫用為國際貿易沖突的砝碼。

這說明,美國限制華為并不是真正的因為華為在安全上有漏洞,而是因為華為在互聯網的關鍵核心上侵占了美國的戰略領地,這應該才是美國在商業上無法遏制華為,轉而從政治上直接進行遏制的真正原因。

今天晚上5选5开奖号码